生活里很多事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。豆漿也好、粽子也好,沒有什麼應該是甜或者應該是咸。板上釘釘的對錯標準,唯一的標準答案,也許只存在於中小學時期的強化訓練之中。為了考試而設,也只表現在答卷上。
  世界包羅萬象,標準答案哪裡夠用。當你獲得自由之後,你還有沒有思考的能力?自由也是需要適應的。如果你沒有享用自由的能力,遲早會失去它。
  這段話,是本報記者陳雷在微信公眾號點兵點將點ASIR最近一期的《拍案驚奇》中寫的,那一期的內容,講的是3個姑娘因吸毒被強制戒毒的故事。
  這一次的緝毒禁毒採訪,我們遇到了好多人,他們是幫著那些吸毒者走出毒淵的人。
  溫嶺是浙江毒情嚴重縣市之一。就是在這裡,我們遇到了鄭靈聰。
  “醫師好,今天我們松門吸毒者都來喝美沙酮了嗎,哦,都有誰沒來呢?”每天下午3點40分,鄭靈聰都會準時撥打當地治療點的電話,然後,記下沒有按時服用美沙酮人員的名字。從2005年4月應聘溫嶺松門鎮的禁毒專職社工以來,每天的這個時候,鄭靈聰都會撥打這個電話。
  松門是溫嶺的涉毒重鎮,鄭靈聰從事專職社工9年來,把全鎮557名吸毒人員當成兄弟姐妹,幫助他們戒毒。而在整個溫嶺,時時刻刻為吸毒者默默付出的,又何止鄭靈聰一個呢。義務為吸毒者提供心理治療的國家級心理咨詢師、看守和幫助吸毒者的老少娘子軍們,他們都在努力。
  社工鄭靈聰:
  善解人意
  吸毒者都聽她的話
  拎著一桶食用油,個頭小小的鄭靈聰昨天沿著山路,去看望一名正在康復的吸毒者。小鄭看上去一臉的天真,雖然個子小,但似乎是天生的無畏相。“可能就是她這種個性,才敢和這麼多的吸毒者打交道,她熱情,關鍵是有愛心。”鎮里禁毒辦老陳說,說來也怪,只要是吸毒者的事,就像是她家的事一樣。
  我們隨著小鄭來到山腰一個寫著養雞場字樣的房子里,她把油交給一位老太太。房間里,一位40來歲的高個男子獃獃地坐在床邊,沒說一句話。小鄭說,男子是老太太的兒子,當時因為女朋友吸毒,他也染上了。正當他積極服用美沙酮治療時出了車禍,腦子撞壞了。“當地有企業照顧他們母子,讓他們住在這個養雞廠,幫著照看一下。兒子現在都不認識路,出不了門,美沙酮由老母親代領回來服食,有時則讓別人開三輪車,帶他去治療點。”小鄭實在不放心他們,經常抽時間來看看。
  來這裡只是花點時間而已,但要管著那些不肯按時吸食的人,那才是夠嗆的事情。“幸福村有個吸毒者徐某,辦好卡後本來是要服用美沙酮的,但因為賭博,三天兩頭不去。”小鄭知道後開始找他,直到第5天才找到。也許是因為賭博輸了錢心情不好,徐某看到小鄭破口大罵,還讓小鄭滾。“我習慣了,不和他們計較,因為按規定如果連續8天不服用,那醫院將終止治療,這樣一來,他可能會繼續服用毒品,而想再辦理美沙酮卡就更難了。”小鄭還是進了他們家,一遍遍地勸說,最終說服了對方。
  “做了這麼多年了,真不害怕?”記者問。
  “說實話,有時真覺得怕,現在新型毒品吸食者多了,這些人會出現幻覺,什麼事都會做。”小鄭父母也曾建議讓她換個工作,但小鄭有自己的想法。“吸毒者康復的事總得有人做,我對他們瞭解多些,也有些經驗,我還是會做下去。”
  從2006年起,小鄭已6次被評為當地禁毒先進個人,2011年度,她榮獲了浙江省禁毒先進個人。
  心理師葉志林:
  心理康復了
  他們才能開始新生活
  “葉老師你在啊,我今天吃(美沙酮)過了,順便來看看你。”
  昨天上午,溫嶺第一人民醫院心理干預治療室,已獲得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資質的葉志林正義務值班。
  來者是一位近50歲的男子,個頭高瘦,他笑呵呵的,非常大方。
  “你最近感覺還好吧,煩不煩?”“還行,就是前天,和我們單位一女同事吵架了,那時人很煩。”這名男子姓張,他說自己從1995年開始吸毒,把一個店都吸光了,中間戒過幾次毒,直到2004年知道有了美沙酮,總算是脫離了白粉。
  葉志林曾給老張做過心理咨詢,一般長期吸毒的人,心理比較黑暗,不喜歡和人說話,放任不管就算是戒了毒,因為心理問題,開始新的生活也比較困難。
  “我吸毒的朋友中,兩年就死了3個,我覺得這一點不奇怪,吸毒死人正常。”老張又說,他還送過一個因為註射了毒品快不行了的朋友去過醫院,也沒覺得有什麼特別感覺。針對這些,葉志林及時對他進行心理輔導,讓他多聯繫一些好朋友,做一些健康的活動。
  老張只是葉志林眾多咨詢者中的一個。
  “幾天前,有個45歲的吸毒者找到我,說想死。”葉志林說,這情況非常不好。
  “我和他聊天,得知他已經準備了藥,又是一個人住,沒有經濟收入,並且死的問題他已經考慮了3個月,只是想不好喝農藥尋死利索不利索……”葉志林及時告知有關部門,並採取了措施,還通知那個吸毒者分居兩地的老婆趕來溫嶺陪伴。
  僅去年一年,葉志林為吸毒者進行心理咨詢就達602人次。據瞭解,目前溫嶺專門針對吸毒者的自願心理咨詢師已達17人,這17人中有二級資質10人,三級的7人,此外還有不少的志願服務者,他們現在分班義務提供服務。“幾年下來,現在願意前來心理咨詢的吸毒者已很普遍了,這讓我們感到欣慰。”
  勸毒老媽媽俞桂花:
  只要他再也不吸了
  花10年幫他都願意
  “說起來我們這支勸毒娘子軍,乾這活都14年了。印象深的,我重點幫助過6個人,5個成功了,還有1個失敗,實在讓我痛心。”俞桂花今年67歲,她所在的溫嶠鎮婦聯主任徐春斐2000年創辦了勸毒娘子軍,她是第一批的老隊員。
  俞桂花說,幫助這些人徹底脫毒很不容易。“我們又不能整天跟著他,最麻煩的是一些毒友還會隨時找來,一下子又會讓他復吸了。”
  她說,有一位姓謝的村民,2002年的時候發現他吸毒了,於是找他談。“我去他家,他就發火,說錢是他自己的,不要別人管,還覺得我去是丟了他的面子。”俞桂花被罵出幾次後,找到謝某的母親,兩個人先溝通好,然後找時間做謝某的工作。
  “吸毒的人情緒變化無常,加上又賭博輸錢,隨時會翻臉。一年兩年做下來的工作,會前功盡棄。”俞桂花說當時就是鐵了心,一定要讓謝某徹底戒掉毒品,於是她每個星期都上門,有時還和他母親一起,收了他的手機,把人看管起來。
  從2002年到2008年,花了將近7年時間,謝某終於告別了毒品。現在的謝某開著店做著生意,小日子過得平淡幸福。
  “村裡那個姓戴的,讓我心痛,到現在還是吸吸停停,眼看著所有的家產都敗光了。”俞桂花說,她是從2002年起幫助戴的。
  一開始戴某聽了不吸,但過不了半年,和那群毒友一聯繫,又吸上了。“他那時家裡還有些錢,覺得問題不大,但十多年過去了,幾次開店都關門,當年的積蓄也沒了。”俞桂花說,雖然戴某至今沒有戒毒,但她也沒放棄,現在正和鎮禁毒辦以及派出所一起,再想想辦法。
  “非得讓他戒掉不可,我們娘子軍還是有決心的。”俞桂花這樣說。
  如今,勸毒娘子軍的隊伍已經壯大到了200多人。
  (原標題:對吸毒者來說心理康復了,才能開始新生活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g42lgmmik 的頭像
lg42lgmmik

瘦身

lg42lgmm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